哈尔滨毒品律师logo

哈尔滨毒品律师网
张律师咨询电话:18946083875
哈尔滨毒品律师

联系律师

    哈尔滨张红律师

    联系电话:18946083875
    微信咨询:微信号即手机号
    执业证号:12301201411847608
    执业律所:黑龙江孟繁旭律师事务所
    联系地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西大直街241号。

哈市呼兰警方破获特大毒品案 30余贩毒购毒人员落网

时间:2019-02-23 13:15:19

  日前,哈市呼兰公安分局禁毒大队破获一起特大毒品案,缉毒人员经过两年的侦查,一举摧毁了以“老鬼”为核心的贩毒吸毒团伙,击毙了持刀疯狂拒捕的犯罪嫌疑人“胖子”。截至目前,已有30余名贩卖、购买毒品人员落网,其余涉案人员仍在缉捕中。

  盯了两年的案子有了眉目

  事情还得从两年前说起。2012年年末,哈市呼兰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接到线索:一个名叫“大凯”的人贩卖、吸食毒品。侦查员经过布控侦查发现,“大凯”确实在学院路等地贩卖毒品,但贩卖的量不大,基本属于“玩票”性质。禁毒大队经过认真分析,决定放长线钓大鱼,找出“大凯”身后的上线。

  一个月后,“大凯”手上缺货,电话向上线要货,上线约“大凯”在太平桥一带会面。上线十分谨慎,与“大凯”在车上完成了交易。侦查员确定,其上线在南通大街附近的一个小区居住,行踪诡秘,所有交易都在车上完成,所以一直无法确定身份。对于毒品案件来说,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在交易现场抓捕。

  经过一年暗中侦查,其上线终于露出了马脚。侦查员发现,其上线与其弟弟联系很频繁。其弟名叫刘晓臣(化名),户籍地在海伦市,一直在学院路附近租房居住,从事贩毒的违法生意。经过调查户籍信息确定,此人名叫刘晓军(化名),在太平桥一带租房居住。

  两个案子竟是“一条线”

  今年4月份,又一条线索反映到禁毒大队,一个外号“老鬼”的人涉嫌贩毒。有人反映,曾在“老鬼”手里买过毒品,但“老鬼”是谁一直没有弄清。

  为验证信息的准确性,侦查员王成彬找人给“老鬼”打电话,联系毒品。“老鬼”电话里沉思片刻,与来电话的人约定了交易地点。王成彬精神一振,带人去赴“老鬼”的约会,大队长陈纪成带着侦查员隐蔽接应。在哈市呼兰区幸福街老市场餐厅,王成彬悄然埋伏下来,等着“老鬼”露头。很快,一台黑色的伊兰特轿车驶入视线,打电话的人上了轿车,几分钟后完成了交易。“老鬼”的深色车窗关着,外面看不见里面的任何情况,“老鬼”的车迅速离开了侦查员的视野。

  同一天中午,刘晓军的那条线上传来新的消息。刘晓军给其弟弟刘晓臣打电话,由于手头断货,让刘晓臣帮他拿点货。刘晓臣把电话打给了康金镇的裴某,让他帮忙联系。事后知道,裴某是刘晓臣的狱友。裴某问刘晓臣要多少货,并让他过去一趟。得知这一情况,陈纪成立即带着侦查员刘文杰、左越,提前进入康金镇设伏。

  想要的“货”有了着落,刘晓军、刘晓臣驾着陆虎车奔向康金镇,很快进入陈纪成等人的视野。侦查员驾车跟着路虎车进了康金镇。为了不引起怀疑,陈纪成让刘文杰换上一台出租车,两个人交替跟踪。路虎车开进一个小区,刘晓军下车后警惕地四外看了一圈,觉得没有异常。通过小区的另一个出口,刘晓军兄弟走出了小区。20分钟后,刘晓臣回到车上,把车开到小区外面,接上在外等候的刘晓军,迅速离开了现场。目送路虎车远去,陈纪成等人的心里有一丝失落——看来他们的交易已经完成了。为免除打草惊蛇,陈纪成下了收队的命令。

  回途中,侦查员发现刘晓军的路虎车正停在康金镇口,辅路上停着一台本田轿车,正路上停着黑色的伊兰特。左越眼尖,一眼认出伊兰特正是“老鬼”开的车。“老鬼”在此露面,让陈纪成异常兴奋。两个案件在此碰头,可以形成完整的链条:刘晓军找刘晓臣要毒,刘晓臣找到裴某,裴某约来“老鬼”,两条线索完全可以并案侦查。

  10分钟后,伊兰特离开现场,侦查员远远地跟在后面。伊兰特停在呼兰北大街圣豪洗浴中心对面,却无人下车。半个小时后,伊兰特才重新启动,拐了几个弯进了亿兴小区。侦查员知道,方才的停车是“老鬼”的反侦查。具有如此反侦查能力的对手,让侦查员们更加谨慎起来。

  下线是孕妇和“孩他娘”

  “老鬼”是谁?尽管侦查员暗中与他接触过几次,但他依然只是一个符号,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

  此时的“老鬼”没闲着,上货出货,毒品出入量大而频繁。侦查员连续多日蹲守亿兴小区,验证其是否在此处落脚,却再没发现那辆伊兰特。根据其活动范围推断,此人与呼兰区许堡乡、大用镇一带联系密切。

  此时,一名涉毒人员无意中说到,听说“老鬼”因为吸毒被道里警方处理过。这是一条重要线索,可以缩小排查范围。侦查员在已处理过的涉毒人员记录中展开排查,一名来自许堡乡小许堡村的吸毒人员引起了侦查员的注意,经过认真查证,证明此人就是行踪飘忽的“老鬼”。“老鬼”落脚点众多,从不在一个地点待24小时,而小许堡村是他最重要的落脚点之一,他的老婆孩子在那里。

  “老鬼”发展了几条下线几乎都是女人。“老鬼”重要下线之一“孟嫂”先进入侦查员的视线。“孟嫂”有个5个月大的孩子,基本不具备反侦查能力。三伏天里,侦查员把一台破面包车停在“孟嫂”楼下,在车内监控她的上下线。在“孟嫂”家楼下,“老鬼”开着奔驰车送过货。“孟嫂”出货简直就像在开超市,有人来买毒品,大方地叫人上楼。有时孩子离不开手,就在阳台上把毒品扔给来人。经过调查,“孟嫂”的丈夫正在监狱服刑。

  “老鬼”的另一个下线“美美”是个女人,与人同居,没有结婚,却有身孕在身。此人反侦查能力极强,每次与人接头,都在小区不同的大门之外。侦查员蹲守了半个月,依旧无法确定其居住的具体房间。然而侦查员发现,“美美”由于怀孕,有时身体慵懒,会叫外卖上楼。根据这条线索,侦查员确定了“美美”的具体住址。

  “老鬼”有三台车,除了伊兰特、奔驰,还有一台破捷达,经常更换不同的假牌照,躲避侦查。“老鬼”送货时从不下车,随时准备逃跑……

  “毒头”“老鬼”落网

  经过8个多月的缜密侦查,“老鬼”这条毒线已经链条清晰。呼兰分局成立抓捕组,11月25日7时集中行动,分别抓捕“老鬼”、 “孟嫂”和 “美美”。

  11月25日6时40分,第一抓捕组得到线索,“老鬼”在另外一个小区接上一个女人,正准备回他的暂住地。民警迅速展开行动。“老鬼”住在5楼,一组侦查员提前潜伏在6楼,在楼梯窗户处观察外面的动静。另一组潜伏在附近,准备尾随“老鬼”进楼,前后夹击抓捕。不一会,“老鬼”带着一个女人下了车进了楼道。两组侦查员上下夹击,在三楼半的缓台处将“老鬼”制服。侦查员在“老鬼”的身上查获一把管制刀具,在他的车上搜出一个木糖醇包装盒,内藏冰毒,另有9小包冰毒放在右侧车门的“手抠”里,“老鬼”车上的仿真枪也一同被缴获。与此同时,另一组民警在“美美”家楼下将其控制。收网工作非常顺利,其他贩毒成员相继落网。

  “胖子”拒捕被击毙

  “美美”落网后,她的手机接到一条短信:我是胖子,有没有东西,我要买点。侦查员回短信“上我家来吧,我肚子疼,下不了楼”,然后迅速返回“美美”家。

  当天12时许,一台黑色比亚迪轿车驶入小区,比亚迪上有两男一女,其中一人下车走入楼道。侦查员判断此人就是“胖子”。

  “胖子”敲“美美”的家门,侦查员开门亮明身份,实施抓捕。不料“胖子”持刀拒捕,与抓捕人员展开对峙,并打电话叫人帮忙。楼下埋伏的侦查员看到比亚迪上的司机匆匆下车,奔进楼内。

  在屋里,“胖子”挥舞着尖刀,和拿着菜刀的比亚迪司机一起攻击侦查员,刀子刺向陈纪成小腹。陈纪成侧身躲过刀锋,将子弹上膛。“胖子”喊了一声“砍他”,菜刀和尖刀一起奔向陈纪成。陈纪成果断开枪。“胖子”顿了一下,喊了声“你敢开枪”,又挥刀冲上来。陈纪成向“胖子”再次开枪。他身后的比亚迪司机见势不妙,扔刀逃跑,被侦查员摁倒在地。被控制住的“胖子”依旧骂声不绝。侦查员拨打120急救电话,对“胖子”进行救治,急救人员到达现场,确认该人已经死亡。经查,“胖子”本名董全,兰西县人,无业,有寻衅滋事等前科。

  监视“孟嫂”的侦查员发现,平日大张旗鼓卖毒品的“孟嫂”在25日整整一天没有动静。26日8点,侦查员得到消息称,有人要5克“东西”,正赶来取货。5分钟后,有人进入小区。“孟嫂”家的房门刚一打开,侦查员迅速将前来购买毒品的“杜三”抓获。

  侦查员控制了“孟嫂”,并搜查其住所。其间,她主动交出藏匿的21克冰毒。据交代,她的两次婚姻都不如意,是“高人”指点她走点“货”养活自己和孩子。

  经过禁毒大队的缜密侦查和收网,“老鬼”这条线上的贩毒、吸毒者30余人落网。目前,此案正在进一步工作中。